别称
High blood pressure
本文最后审核 时间
本文 最后修改 时间
2017/12/10.
概述

高血压是指血压的持续升高,这样会加重心脏的负荷,长时间将导致肾脏、大脑、眼睛和心脏等器官的损害。血压(Blood pressure, BP)即血液对动脉和静脉壁产生的压力。血压取决于心脏收缩的力量和速度,心脏收缩将含氧的血液从左心室泵入动脉中,这时血管壁会对血流产生一定的阻力。阻力的大小取决于血管壁的弹性、血管的直径以及通过的血流量。

血压是动态变化的,它的升高和降低取决于个人的活动量、一天中的时段以及生理的和情绪的刺激等。在健康人群中,血压在很大程度上受自主神经系统控制,但也受激素水平的调控,包括:

  • 血管紧张素II-由肾脏产生,可导致血管阻力增加。
  • 醛固酮-由肾上腺产生,作为对血管紧张素II的反应,影响肾脏对钠、钾以及水分的排泌。(保Na+排K+、调节水电解质平衡)。
  • 儿茶酚胺类-例如肾上腺素,应激反应时由肾上腺产生,可加快心率增加血管阻力。

当一种或多种调节因子不能根据机体需要做出恰当反应时,血压有可能持续升高。

评价血压时需要测量两种压力:收缩压和舒张压。收缩压是指心脏收缩时血管壁所承受的最大压力,舒张压是指心脏再次收缩之前舒张状态下血管壁所承受的压力。两种压力都用毫米汞柱(mm Hg)表示,并且收缩压要写在舒张压的前面。例如,血压120/80 mm Hg,表示收缩压为120,舒张压为80,报告上要书写为120/80。美国国家心、肺、血液研究所(NHLBI)的网站上列表显示了成年人血压分级情况。

一般情况下,舒张压与收缩压相对应。但是在老年人中,舒张压常常趋于稳定,高血压主要来源于收缩期压力的升高(称为单纯收缩性高血压)。总之,血压越高,对身体的损伤可能越大。

Accordion Title
获取更多
  • 症状和体征

    在大多数人中,高血压几乎不产生任何体征症状。很多时候高血压病人并不知道自己血压升高,直到常规健康体检时才被发现。极少数情况下,甚至当血压升高到危及生命的水平时才会产生一些症状,如:头痛、眩晕、较频繁的鼻出血等。这表明了定期检查血压的重要性。

    高血压的病因
    大多数情况下,高血压是由于先天性性因素导致的。这样形成的高血压被称作原发性高血压。任何人群均可以受累,但以男性居多,尤其是非洲裔人,这在美国老年人中非常普遍。据NHLBI估计,美国人中3个就会有1个发展为高血压,但是在患病的人群中有1/3并不知道自己患有高血压。大多数情况下,血压升高并不会引起症状,直到它开始损害人体器官时症状才会出现。因此,高血压常被称作“隐形的杀手”, 在人们还不知道的情况下悄悄地增加了导致发生中风心脏病心脏病发作肾脏损伤和失明的危险性。由于高血压具有无症状和普遍存在的特点,患者每次就医时都需要测量血压。

    尽管高血压的病因尚未完全明确,但我们知道很多高血压形成的危险因素,这些因素的存在会加重血压的升高,包括:

    • 肥胖
    • 久坐不动
    • 吸烟
    • 过度饮酒
    • 高盐饮食
    • 口服避孕药物
    • 常服用类固醇、可卡因和安非他命类药物

    高血压也可由一些疾病导致,这样形成的高血压称为继发性高血压。确认这些原发疾病尤为重要,因为当这些原发疾病得到解决或有效控制后,病人的血压也会恢复正常或接近正常。这些疾病包括:

    • 肾脏疾病或肾损伤-减少了机体的水盐代谢,增加了血容量和血压。由于高血压又可以导致肾脏损伤,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加重原发疾病。
    • 心脏病―会影响心脏收缩的强度和速度,病情呈进展性。
    • 糖尿病―这种疾病长期存在会损伤肾脏,并影响血管壁的完整性。
    • 动脉硬化―硬化的动脉会限制血管扩张和收缩的能力。
    • 库欣综合症―是一种内分泌失调、导致肾上腺过度分泌皮质醇激素的疾病。
    • 醛固酮增多症(库恩综合征)―是一种以过度产生醛固酮为特征的疾病,醛固酮是一种帮助肾脏调节Na+重吸收和分泌的激素。醛固酮增多症可能源于肾上腺肿瘤(常为良性)。
    • 嗜铬细胞瘤―是一种肾上腺肿瘤(很少见,一般为良性),会产生过量的肾上腺素,肾上腺素是机体用于帮助对抗应激反应的一种激素。这种疾病的患者常会出现严重的阵发性高血压。
    • 甲状腺疾病―甲状腺激素的过度产生和缺乏都可以导致血压升高。
    • 妊娠―高血压可以发生在妊娠的任何阶段,多见于最后三个月,可以导致先兆子痫(血毒症)。这种疾病以血压升高和体液潴留为主要特征。
  • 试验

      检查的目的在于发现高血压并确认它是否持续存在,并判断是否由于某些疾病导致,从而进行治疗或控制;还可用于评估机体各器官功能状态,了解药物治疗前器官的健康水平;用于长期监测高血压控制情况以及器官功能状态。

      实验室检查
      实验室检查不能诊断高血压,但是常常可以用来查找导致高血压或者使高血压病情加重的原因,可以用来长期评估监测器官功能状态。

      常规检查包括:

      • 尿液分析―用于评估肾脏功能。
      • 红细胞压积―是全血计数(Complete Blood Count, CBC)中的一项,用于评价红细胞占全血的百分比。
      • 血尿素氮(BUN)和/或肌酐(Creatinine)―用于检测肾脏功能,常用于药物对肾脏损伤情况的监测。
      • ―常作为电解质组合的一部分,电解质组合还包括钠、氯、二氧化碳(CO2),用于评估和监测身体的电解质平衡状态,一些治疗高血压的药物会造成钠钾的过度丢失,从而破坏电解质的平衡。
      • 空腹血糖―用于检查血糖是否正常。
      • ―用于检测血液循环中的总钙或离子钙。甲状旁腺功能亢进时血钙会升高,与高血压的形成有关。
      • 促甲状腺激素(TSH)T4―用于检测和监测甲状腺功能障碍。
      • 血脂系列―用于评价总胆固醇、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和甘油三酯水平。

      基础代谢功能检查试验组合(Basic Metabolic Panel, BMP)包括上述项目中的一些项目,可以通过申请它来代替单项检查。

      基于患者的病史、体格检查的发现和常规实验室检查结果,可以选择特定项目用于发现、诊断和监测导致继发性高血压的疾病,这些特定的项目包括:

      非实验室检查
      测量血压
      测量血压是检测和监测血压的基本手段。尽管目前有多种电子仪器可以用于血压的检测,但是测量血压最传统和准确的方法还是使用听诊器和测量血压的袖带(一个血压计包括一个袖带、一个皮球和一个压力表,可以读出毫米汞柱mmHg)。

      医生也可以给患者佩戴一种装置,监测并记录一天中不同时段的血压值,从而评估长时间的血压变化。这种方法对于诊断高血压以及排除那些只有在医生诊室测量血压时才会升高的病人特别有帮助。

      以上测量血压的方法都是间接地,极少数情况下也需要一种直接测量血压的方法。直接法测量时要将一根导管穿刺入动脉,直接测量血管内的压力。

      作为诊断内容的一部分,也为了评价机体重要器官的功能状态,医生还需要为患者申请以下一些检查:

      • 心电图(ECG)―评价心率和心律,评估心脏是否受过损伤。
      • 眼部检查―检查视网膜血管有无变化(视网膜病)。
      • 体体格检查―帮助评估肾脏功能,检查腹部柔软度,听血管的传播音(血流通过狭窄动脉时的声音),检查颈部观察是否有甲状腺肥大或功能失调的指征,并且发现任何可能存在的其它临床症状。
      • 超声或影像学检查,如肾脏X光或超声,或胸部X光检查。
    • 治疗

      改变生活习惯可以降低高血压的发生率。许多轻度高血压患者,只需要保持健康的体重、有规律的锻炼、限制酒精和盐的摄入、停止吸烟,就可以使血压恢复正常,这也是他们唯一需要的治疗方案。然而与性别、种族、年龄有关的危险因素不会因为生活习惯的改变而消失,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必须用药物来控制持续存在的高血压。

      治疗高血压的药物有很多种类,每一类药物的作用机理不同,侧重于血压调节的不同方面。一般来说,一个患者需要联合应用几种药物来协同控制血压。医生会针对不同的患者选择适合的组合和剂量。

      对于继发性高血压,如果导致血压升高的疾病得到解决(例如肾上腺肿瘤术后或停止使用一些药物)或控制(例如糖尿病甲状腺疾病得到有效控制),血压可以恢复或接近正常水平。如果不能采用以上手段治疗,则采取控制血压的方法减少进一步损害,例如可能出现的肾脏疾病,这时候可以联合使用一组药物来控制血压,并且需要密切监测患者器官功能状态,及时解决可能出现的危象。

      急症高血压是指血压高于180/110 mm Hg时仍无临床症状的高血压,恶性高血压是指血压高于210/120 mm Hg时的严重的高血压,这两种高血压都需要立刻处理并且住院治疗以便静脉给药和监测。

      伴有先兆子痫的孕妇需要休息、密切监测,并定期到医院检查。先兆子痫的唯一解决办法就是分娩,但是尽可能的推迟分娩才可以让胎儿充分发育成熟。因此,分娩时间的推迟必须权衡母亲癫痫发作危险性的增加和母体的器官损伤情况,因为突发性癫痫会危及胎儿和母亲的生命。

    来源

    NOTE: This article is based on research that utilizes the sources cited here as well as the collective experience of the Lab Tests Online Editorial Review Board. This article is periodically reviewed by the Editorial Board and may be updated as a result of the review. Any new sources cited will be added to the list and distinguished from the original sources used.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Complete Guide to Women’s Health. Slupik, RI, editor. New York: Random House, Inc., 1996; pp. 379-380.

    “Andrology Laboratory and Fertility Assessment” (chapter 20), in Clinical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by Laboratory Methods, 20th ed. Sarkar S and Henry JB (JB Henry, editor). Philadelphia: WB Saunders, 2000; Pp. 425-431.

    Dr. Richard Marrs’ Fertility Book. Marrs R, Friedman Bloch L, Kirtland Silverman K. New York: Bantam Doubleday Dell Publishing Group, Inc., 1997; Pp. 43, 98-100, 103, 106, 109.

    “Getting Started, or How Do I Know If I Have An Infertility Problem?” Available online at http://www.resolve.org/started.htm through http://www.resolve.org. Accessed November 27, 2001.

    Harvard Medical School Family Health Guide. Komaroff AL.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1999; Pp. 908-909.

    “Infertility” (section 245), in The Merck Manual, 17th ed. Merck Research Laboratories. Whitehouse Statton, NJ: Merck & Co. 1999; Pp.1991-1995.

    Natural Solutions to Infertility. Glenville M. New York: M Evans and Company, Inc., 2000; Pp 18-24, 136-144, 186-190.

    Resolving Infertility. Clapp DN and Hollister MR, editors. New York: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Inc., 1999; Pp. 63-155, 261, 353-356.

    Six Steps to Increased Fertility. Barbieri RL, Domar AD, Loughlin KR.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2000; Pp. 124, 173-201.

    Medical/technical advisor: Anthony Kurec, MS, DLM(ASCP), Administrator, University Pathologists Laboratories, LLP, SUNY Upstate Medical University.